提供《龙族》相关粉丝资讯

幻想大爆炸!龙族之谜再续前缘,开启你的无穷想象!

2019-03-17 11:06:40
TAG:夏凡

夜幕降临,华灯初上,一曲炸裂的乐队演奏为音乐节拉开了帷幕,台下摩肩接踵,人越来越多,也越来越躁动。青旅的乐迷们让朋友占了最靠近舞台的位置,后来的人群如海浪一般向前涌动,卓景然怕林陌桑和王湾湾被撞到,特意让两人站在自己身前的位置。观众席最前面有一排隔离墩,以防观众冲上舞台,林陌桑和王湾湾就这么尴尬地卡在隔离墩后。

林陌桑一下子被拉到最前面,舞台上的灯光晃得睁不开眼。就在这个时候,林陌桑感到身旁身后传来一阵女生的尖叫。王湾湾在一旁推着林陌桑,她错愕地看过去,只见王湾湾一脸惊恐地指着舞台上。

“有请我的好哥们儿夏凡!”

林陌桑猛地抬头,目光正好与夏凡的相撞,那伺机良久的邪恶笑意蔓延在眼底,林陌桑只觉得毛骨悚然。当夏凡提出要请粉丝上台合唱的时候,林陌桑几乎是扭头就扒开人群往外逃,但最终还是没能逃过夏凡的魔掌,将她一把拽了上去。

闪光灯“咔嚓咔嚓”闪个不停,林陌桑从热情的人群中脱离,终于感觉到夜晚海风的寒意。她抬头看到远方厚重的云层向舞台缓慢飘移。

卓景然在台下大叫着:“夏凡!”无奈安保拦着他,不让他上前。一旁的王湾湾见卓景然气急败坏,就要爆发,连忙拉住他,将他即将出口的咒骂堵了回去。

“周围好多人都是夏凡的粉丝,你要是这么明目张胆地跟他对着干,会被围攻的!”王湾湾贴近卓景然耳边说道,“夏凡现在是公众人物,这么多双眼看着呢,不会对林陌桑做什么极端的事情的,先看看他的意图,再‘救人’也不迟。”

卓景然觉得王湾湾说得有理,这才冷静下来。等他压下躁动的情绪,才发现王湾湾竟然拉着他的手臂,本能地一把将人甩开了。王湾湾愣了愣,忙说了句“对不起”,于是相同的话堵在卓景然喉头,硬是说不出来了。

正如王湾湾的推测,夏凡并没有对林陌桑做什么过分的举动,反倒是林陌桑搞得夏凡尴尬得不知如何收场。夏凡想让林陌桑一起唱自己的歌,结果一问三不知,差点被台下的人当作黑粉。最后实在没办法,夏凡为了不让林陌桑逃下台,只好让她选歌,林陌桑选了《两只老虎》。

“……”

夏凡骑虎难下,不得不同圈中好友的乐队一起唱了《两只老虎》。在夏凡和乐队的伴唱和改编之下,原本单调的儿歌变成了一场狂欢大合唱。以至于林陌桑最后都忘记自己唱的是什么,索性跟着音乐的律动一起“嗨”了起来。台上的人“嗨”过了头,只顾着摇摆,直到看到台下的观众目光离开,纷纷仰头朝天空看去,这才察觉出一丝不对。

“哎,下雨了?”

最先反应过来的是卓景然,当雨滴砸在他脸庞的时候,他一把拉住了身旁的王湾湾。

主办方担心雷电引起舞台安全隐患,于是暂停了表演,组织表演者去后台休息,待雨停之后再继续。

“唉,Q城这地方就是说下雨就下雨,说晴天就晴天。”

眼看雨越落越大,同卓景然一同来的年轻人招呼他和王湾湾去不远处避雨。

“那边卖水的地方有棚子,我们过去避避雨吧,应该一会儿就过去了。”

王湾湾感觉到卓景然抓着自己的手在渐渐僵硬,忙抬头去叫林陌桑。林陌桑也显然注意到了卓景然的状态,想都没想就跳下了台向两人跑去。

林陌桑与王湾湾搀扶着卓景然往场外走,但是卓景然已经迈不动步子了,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。王湾湾着实被吓了一跳,林陌桑跟她解释了缘由,称龙九子在雨天都会有不同程度的“不良反应”。

“那他身上这些痕迹,也是因为下雨吗?”王湾湾指着卓景然裸露在外的脸上、脖子、手臂。

林陌桑这才发现卓景然的皮肤上竟然渗出了红色的印记,她原以为是毛细血管,那印记的排列却是断裂开来的。印记随着落雨越来越明显,林陌桑这才发觉这并不是普通的血痕,而是文字!柳叶一般相互交错,她无法辨认含义,但隐约觉得在哪里见过。

“卓景然,你之前出现过这种状况吗?”林陌桑焦急地问道。

卓景然已经失去五感,只能感觉到林陌桑在跟他说话,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。林陌桑觉得这样问不出结果,当务之急是先把卓景然送到一个安全的地方。

“先回旅社。”林陌桑将外套脱下来盖在卓景然的头上,遮盖越来越明显的字迹,然后对王湾湾交代道,“我去打车,你帮我看着他。”

林陌桑将卓景然送上了车,刚坐上前座告知了司机地址,就听王湾湾犹豫地问道:“夏凡……也是吧?他一个人没问题吗?”

王湾湾在司机面前避开了关键词,但林陌桑听懂了,她赫然惊醒,刚才只顾着卓景然,竟然把夏凡忘了!夏凡来这边演出,有经纪人跟着吗?林陌桑越想越焦心,索性将房卡交给王湾湾,自己下了车。

“我回去看一下,有事电话联系!”

不等王湾湾答应,林陌桑已经向会场跑去。

舞台上没有,后台休息区也不见夏凡踪影,这下林陌桑有些慌神了。是被熟识的人带走了,还是情况紧急所以躲了起来?

林陌桑给钱毋庸的秘书打了电话,对方联络了夏凡的经纪人,称这次演出,夏凡并没有向经纪人申报。

“那夏凡下雨天会怎么样,您知道吗?”

秘书称自己只管理家族对外的事务,这些事情他都不清楚。

林陌桑没带伞,也没来得及买雨披,在雨中跑了几圈已经湿透了,头发湿漉漉地贴在头顶、脸上,她冷得发抖,觉得此刻分秒难熬。是回去换衣服避雨,还是继续找?也许夏凡不过是像钟纤霖那般变成个醉鬼?况且这么多年作为公众人物,也许早已有了自处之法?

林陌桑左思右想,却还是无法说服自己。即便知道了夏凡装死以假乱真,她就真的可以对没有呼吸的夏凡置之不理吗?

最后林陌桑没了办法,只好向宫巳求助。

“他的状况……”宫巳在电话那端斟酌了一下措辞,解释道,“可以称作返祖吧。”

“返祖?”

当林陌桑在舞台下方,装音响的运输箱里找到夏凡时,才明白了宫巳所说的意思。

“你知道生物进化论吧?你们学习的知识中,达尔文提出了人类是由猿猴进化来的,通常意义上的返祖是指出现猿猴的特征,如牙齿数量、体毛浓密程度……可猿猴作为一种哺乳动物,追本溯源,其实来自海洋。”

林陌桑看着夏凡的鱼尾,有一种自己在做梦的错觉。

“也就是鱼。”